墨悲丝染今天更文睡着了么

cn墨悲丝染/叶墨颖
道不同不相为谋
愿所有人都能拥有精彩的人生
希望人与人之间有相互的尊重
文章支持转载,但婉拒一切无授权的转载
头像是亲友画的本设

明天开始恢复更新,优先两生救赎,后谜题,也可能一日双更,看心情

关于谜题人设的叨叨

穆,科学家,研究方向为类人机器人,因一年前一场关于其师史昂的变动而被政府列为重点监视对象,不过最近似乎遭到了第三方不知目的势力的跟踪和入室盗窃,本就不抱希望地找寻政府帮助无果后在友人卡妙的介绍下去找到了一位私家侦探,但实际目的也并非只是调查第三方势力那么简单


沙加,私家侦探,背景不明,目前来看似乎信奉佛教但具体有待考究,居住在南部住宅区,观察力及智商堪称顶尖,知晓穆来找他的目的,当然,接下这个单子,他也有自己的其他想法


卡妙,阿克瑞亚斯医院的外科医生,与米罗是恋人关系,与穆是至交,看起来知道不少一年前变动的内情,或许他的身份也不仅仅只是外科医生那么简单,当然,只是猜测


米罗,警察,与卡妙是恋人关系,与穆是至交,如果说卡妙身份让人有猜测的想法,米罗的身份看上去就只是表面上那么简单,不过也不一定,毕竟这只是个开头


第一章具体出现的大概就是这四位了,当然了还有包括只出现了名字的艾欧里亚,身份同米罗一样是警察,已经故去的史昂,身份同穆一样是科学家,还有一位一来就被我写在病床上的人物,可以透露的是确实是黄金之一,但具体是哪位就有待后续了,当然大家也可以猜猜,无伤大雅嘛,万一猜中了呢

害,下周考完试再继续还债

两生救赎谜题短篇换粮剪辑什么的……

我现在还是专注于中国古代文学吧

在写了在写了(拔自己头发)

鹰角没有心,圣诞过清明。


口吐芬芳,无关者别看,取关随意

本来我最讨厌下场撕逼,浪费时间浪费青春浪费精力

但是今天我必须口吐芬芳一句,诅咒别人高考的傻逼都司个🐴先

欺负学生?能耐你了还,你网络亲🐴今晚必暴毙,祝福你出门必被车撞


【ss同人】两生救赎——第五十二章

#黄金全员向,无cp定位,纯战友情


#私设如山,bug较多,ooc严重


#假设当年黑撒并没有杀掉史昂,或者说,他并没有“出现”,那后来的故事会不会都不一样,大家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时间线从十三年前开始


#喜欢圣斗士很多年了,第一次动笔写圣斗士的同人,文字简陋,请多关照


#冥界篇,正式开始






第五十二章


夜幕降临,一轮圆月挂在漆黑如墨的空,如同阿尔忒弥斯女神俯瞰大地的眼瞳。当黄金圣斗士们终于到达海因斯坦城,放眼望去是满目疮痍,残垣断壁诉说着战斗的惨烈,仿佛是就发生在上一秒的触手可及。


“有人比我们早到一步?是沙加?迪斯马斯克?还是加隆?”踏上海因斯坦城的废墟,米罗一边猜测着一边跨过碎石瓦砾前进。


与他并肩的卡妙环顾四周,神色并不轻松:“不清楚。但现在没有在这里见到他,也没有见到敌人的尸体,这很让人担忧。”


“我想你们该过来看看这个。”出声的是阿鲁迪巴,他正站在一摊血迹前,脚边是浸透了鲜血沾满灰尘,几乎看不清原色的披风。


阿鲁迪巴弯腰捡起那件披风,裹在披风中拇指大小的一块金色掉落在地上,金属与石板的碰撞声清晰。


离他较近的穆先一步将那块金色捡起,精通修理圣衣的他一眼就看出了它的来历。


“这是黄金圣衣的碎片。”


这句话,让所有在场的黄金圣斗士心中一沉。穆仔细打量掌心这块黄金圣衣的碎片,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


“而且,是双子座的黄金圣衣。”


“是加隆?”


艾欧里亚脱口而出。正如卡妙所说,这里没有敌人的尸体,也没有加隆的身影。再加上这黄金圣衣的碎片,加隆的境况,不得不让人担忧。


“一定会是加隆吗?”在所有人一致默认,先前的战斗是在加隆与冥王军中的强者之间展开时,阿布罗狄突然说出了不同的观点。


修罗反问:“阿布罗狄,你的意思是?”


“别忘了,能穿上双子座黄金圣衣的不只是加隆。”阿布罗狄往前走了一步,“圣战前撒加有段时间长期不在教皇厅,我和卡妙都有怀疑他是不是在对圣战做什么我们不知道的部署。更何况加隆被海皇三叉戟所伤,看看这战斗的强度——加隆被神器损伤的身体真的承受得住这么大的小宇宙爆发吗?所以……什么人?!”


夹在两指之间的魔宫玫瑰骤然脱手射向阴影覆盖的角落,不出阿布罗狄意外地传来一声惨叫,身着冥衣相貌丑陋的矮小男人被魔宫玫瑰刺透肩膀,钉在了墙上。


卡妙双眸一眯,冰霜自地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攀附上这名冥斗士的双腿,更令他动弹不得。


“你、你们这些该死的黄金圣斗士,快放我下来!”肩膀被刺穿的疼痛,双腿透彻心扉的寒意,这都不算什么。在七名黄金圣斗士眼底下暴露了行踪,哲洛斯怕是遇不到比这更倒霉的事情了。他本来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没想到居然会被阿布罗狄发现。


“……冥斗士都长这样吗?”米罗嘴角抽了抽,实在是忍不住询问已经与冥斗士交手过的阿布罗狄。


虽然这场景不太适合开玩笑,阿布罗狄回想了一下之前的战斗,给了米罗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可能…大半吧。”


“那有点可怕。”米罗就此评价。


“你是冥斗士,之前是谁在这里战斗?”穆开门见山地问。


哲洛斯“硬气”道:“我没有告诉你们的义务!我地奇星哲洛斯可是潘多拉大人的亲信!你们要是还不放了我,潘多拉大人不会饶了你们的!”


几道红光闪烁后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米罗揉了揉耳朵,食指指甲的红色鲜艳如血。


“没时间听你废话。是说,还是死,十五次的机会,在这里你只有三次。”


话毕,三发猩红毒针又出,刺透了哲洛斯的冥衣,顿时血涌如柱。


“一次。”


“等等等等!我说我说!”针孔大小的伤口传来的痛感比之刀剑砍出的伤痕更甚,前者的痛是会伴随时间加深的苦不堪言。如同被数只毒蝎所蜇疼得哲洛斯呲牙咧嘴,数秒前装腔作势的气势顿时全无,一股脑地就把自己知道的事吐了个干净。


“刚刚在这里战斗的上修普诺斯大人和你们圣域的教皇!叫…对,叫撒加那个!他被修普诺斯大人轻而易举地打败,现在已经被丢进冰地狱里了!”


艾欧里亚大吃一惊,眉头紧皱:“居然真的是撒加?!他为什么要……”


“我猜,他应该是想先一步除掉睡神,减轻圣战的压力。”穆猜测道,“雅典娜大人神力被封印,这场圣战我们已经失去先机。撒加这么做,一定是为了最终的胜利……我甚至有一种猜想,撒加真正的目的不是睡神,只是被睡神拦下,他的目标应该是……”


“冥王——哈迪斯。”卡妙接过了穆的话头,心情分外沉重。他与阿布罗狄虽然有过撒加会有所作为的预想,但没料到他竟然会选择这样一条有去无回的路。


或许这样,才像是撒加会做出来的事情吧。


“你刚刚说的冰地狱,在哪?”


猩红毒针带来的痛苦扭曲了哲洛斯本就丑陋的面容,听到修罗的问题,他却突然露出狞笑:“冰地狱,哈哈哈,当然在地狱里啊。那是你们这些圣斗士,不、是所有对神不敬者的坟墓!哈哈哈哈哈——”


“Galaxian Explosion!!”


刺耳的笑声被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碾压,银河星爆的威力下地奇星直接断送了性命。加隆从异次元中踏出,捏紧的双拳昭示着他的愤怒。


“先进你自己的坟墓吧。”


【圣域】


夜幕降临后的圣域未如往日归入沉寂,为了能够彻底把冥斗士阻挡在圣域之外、不让他们有任何接近十二宫和女神殿的机会,青铜圣斗士们五人一组,由一名白银圣斗士带领在圣域外围不间断地换班巡视。


圣域外围,星矢一边巡逻着,一边时不时向女神殿的方向望。完全没注意到他前面的紫龙突然停下脚步,然后砰地一声就撞了上去。


“有敌袭吗?!”听到声响的邪武迅速转身摆开战斗的姿势,却只见星矢揉着脑袋紫龙疑惑地回头,紧绷的弦一下子就松了下来,“喂喂星矢,别搞这么大动静啊,会吓死人的。”


前面的魔铃也微微侧身,见状无恙后又转回头,收敛了天鹰蓄势待发的小宇宙。


“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啊……”虽然确实是他撞上了紫龙,星矢却是有苦难言,他就走个神想想雅典娜的状况,谁知道紫龙会突然停下?


“抱歉星矢,我刚刚在想一件事。”紫龙道歉后说出了原因。


星矢疑惑道:“什么事啊?”


“只是猜测,或许…算了,可能是我想多了。”紫龙有些欲言又止,而他思考的事情正与黄金圣斗士们有关。


应召返回圣域后,紫龙本想去摩羯宫找修罗再询问一下有关第七感的问题,出乎意料的是还没有到白羊宫就被蜥蜴座的米斯迪拦下。理由是圣战爆发,为了保护雅典娜的安全,没有教皇的命令其余圣斗士一概不允许随意进出黄金十二宫。紫龙也只好就此作罢。但他却越想越觉得疑惑,原因来自于这两天除了教皇和射手座的艾俄洛斯,他并没有再见到任何黄金圣斗士。虽然说黄金圣斗士们有可能都在镇守黄金十二宫,这并不奇怪。但话虽如此,紫龙却无法在圣域内察觉到他所认识的几名黄金圣斗士,诸如穆、沙加、修罗、迪斯马斯克的小宇宙,这就让他分外疑虑了。


黄金圣斗士们…倘若真的不在圣域,他们又会身在何处呢?


紫龙又想起当他应召离开庐山时,童虎仍一如既往地坐在庐山瀑布前。当他问及时,童虎只让他先行离去。


老师…又会何时参战呢?


走在前方的魔铃突然看到了站在她几步之外一动不动的御夫座加比拉,以为他是发现了什么情况,魔铃快步走上前,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没有回应。


“加比拉?”


魔铃皱眉再度喊道,并碰了下他的肩膀。难以预料的,加比拉竟然直挺挺地向前倒了下去,早已没了呼吸。


“?!”


震惊之余魔铃阵脚未乱,她迅速蹲下身试图找到加比拉的死因。当她将加比拉的身体翻过时,魔铃瞳孔骤缩,诧异地看着御夫座左胸膛破开的圣衣,和因心脏消失留下的血洞。


“魔铃!发生什么了?!”


“别过来!”


魔铃厉声制止了星矢的脚步,余光瞥见天边一道白光划过。她抬头,只见信号弹的白色光芒停留数秒消失在空中。那是来自于圣域的东边,圣斗士的小宇宙已然爆发。


如果可以,魔铃非常想尽快去支援那边的同伴,但她已自顾不暇。


因为在她耳畔,催魂夺命的琴音,已然响起。


她恍惚看见了一只纯白的和平鸽,高飞过蓝天白云之下的圣域。


算是两生救赎的一句话剧透,是谁我就悄悄地不说了,为什么我不更文?期末月体谅一下,体谅一下……